© Orca
Powered by LOFTER

啊哈哈...这次是真的溜了。

不是不喜欢啦...只是没感觉写不动了。

谢谢你们喜欢我呀,但是拜拜啦各位。

之前语音里无意识开了很*很**黄腔,给小♂男♂孩们吓着了。
我:“那个...”
H:“你闭嘴别说话。”
我:“???”
H:“现在我听见你声音都觉得是黄色的。”
我:“??????”
F:“你这个人都是黄色的。”
我:“?????????你特么讨揍吗?”

有关我与这个游戏以及我喜欢的他们。

bb完了。

洲际赛是在我家大连这边办得,结果凑巧碰到了我最忙的那几天,连场馆边上都没捞着机会去,真的气到劈叉。

前几天的比赛每次都只捞到看最后两场或一场,其实看不看也没差,反正小组第一也是lpl。

哈?为什么这么嚣张?
lpl人均汗血宝马了解一下。

当然小组最后一场rng打kz还是看到了。
娃娃老师还骚了一句:“我要宣布一个非常让人痛心的消息,明天没有lpl的比赛。”

...哦谢特,真是太让人痛心了。

总决赛前三场没赶上,他们告诉我两边打了个二比一。
lck二,lpl一。
我愣了愣,开了直播一看,下场赛点,rw对kz。
讲实话,那瞬间我觉得已经凉了。
这就导致现在我的脸还在痛。

rw这狠狠的...

有关我与这个游戏以及我喜欢的他们。

虽然输了,但是我确确实实是在那场比赛里喜欢上rng的。
因为全华班却又不限于此,另外的原因是这只队伍有种奇特的,执拗的戾气。
我水平不够,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出来,在那个所有lpl队伍都在学习lck运营打法的时候,他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
就...还需要别的理由吗?
自然粉上了呀。

然后我他妈就经历了让人心脏骤停的春季赛。
真是...作了什么孽。

很担心他们。
我不知道选择坚持走向这条路要背负什么样的压力。
只知道那些骄傲倔强的少年们,不该承受如此恶劣的谩骂与指责。

恍然想起曾与沐沐聊天时谈过类似的话题,她说了句话,是把之前看过的一段话改了改的那种,放在这里正合适。

“你们都赢不了,是怎么当上职业选手的?...

有关我与这个游戏以及我喜欢的他们。

后来我总在想,要是能早点开始玩游戏,早点开始喜欢他们就好了。
再早一点,一点点就好了。

错过了无敌的we,错过了黑暗势力omg,错过了荣光加身的edg。
没能亲眼见证那些少年的辉煌与骄傲,是一种遗憾。

我在b站给自己有关于lpl视频的收藏夹起了个名字。
这他妈叫骄傲。

那阵子忙,没空玩游戏,洲际赛是什么没功夫了解,s系列赛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知道。
直到猛然有一天好友拍拍我的肩说,哎你知道吗,今年s赛在咱们国家办的,而且we和rng进四强了。

我蒙了一会儿,然后怕自己忙忘了,手忙脚乱地打开掌盟订阅了两场比赛。
一场rng对skt。
一场we对ssg。

这两场比赛至今孤零零地躺在订阅的赛事列表里。...

有关我与这个游戏以及我喜欢的他们。

深夜激情瞎bb。

15年接近16年的冬天被拖进英雄联盟的坑,磕磕绊绊算下来,召唤师生日都过了能有两三个了。

可惜我这个人并不适合竞技游戏,不在意名次无所谓输赢。也不爱看比赛,不能理解他们对冠军的执念。

大概就是...天生的血凉吧。

直到本是无足轻重的一盘游戏。

我想不起来自己拿的什么,却清楚地记得对面那个无解肥一个RQ过来秒掉脆皮的卡尔玛。
屏幕啪的就黑白了,真的jb吓人。

哈...那个时候菜的真实,甚至都还不知道这个英雄叫什么。

我很想投了,觉得这局铁定输了拖下去其实也没太大意思。
“那也不一定啊。还有的打呢。”
语音里的好友笑嘻嘻地说道。

行吧,那就打呗。

又是漫长的抓单,刷线...

[严君泽]小情歌

*ooc,有私设,苏yy产物。emmm...是不是得加一句请勿上升真人?不知道如何打TAG。

*苏一下君泽就开始疯狂爆字数。是真爱没错了。


严君泽:小你🐴的情歌,都是骗人的。


“君泽君泽速来救驾!你的打野霸霸要被对面的变态按在地上摩擦了!”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上上上上上上锤他!”

——今天的泽少也是三遍起步上不封顶。

麻溜放弃对面被压到生活不能自理的上单,滚到野区保(qiang)护(ge)打(ren)野(tou)的严君泽美滋滋看着进账的三百大洋,一边顺走大鸟一边呼噜你的脑袋瓜。

“乖啊躺好,霸霸carry你。”

你伸手卡住他的下巴,硬生生把君泽霸霸的嘴捏成o型,圆滚滚...

归零

*快穿,有ooc和私设,没有逻辑,完全的玛丽苏。

*起小世界名字真他妈难(emmm...

*每一个世界都可以单独拿出来看。

*有主线但是对单个故事影响并不算大。

*女主不是傻白甜,甚至与之完全相反。

*故事傻白甜...大概...吧...?

*太占地方只说一次。


Ⅰ.末世生存指南


(零)


面前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东西冲你抓去,爪子尽是些腐肉还流着脓水,即便隔得远也能感受到那令人作呕的臭味。

不算职业选手这身份撑死也就是个普通人类的你一睁开眼就是这种场面,即便平时自诩胆大包天也蒙在了原地。

直到现在才意识到那所谓的系统口中所谓的“死亡”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不是...

迷城

被制在原地没法离开半步的你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在前面合上,疲倦地捏了捏眉心,有些恼怒。

李轩清楚你是为了避开三人同时撞见,却执拗地攥着女孩子纤细的手腕,薄唇紧抿成一道苍白的直线。

“为什么?”

没头没脑突如其来的问题,你却福至心灵清楚他在问些什么。

“大概是因为...我爱你...?”

轻佻地扬了唇瓣,漫不经心中混着满满的嘲讽,却没看到身后那人死寂的眼底腾地窜起一株火苗。

“可以哄骗我的谎言有那么多,你唯独不应该说爱我。”

被拦在逼仄角落中动弹不得,因背光而融不进半分暖意的眸中囚着一只凶狠暴戾不得解脱的困兽。

“因为我会当真。”

手掌撑在你的身侧的栏杆上,大半个身子压了下来,...

好看的皮囊万里挑一,有趣的灵魂二百来斤。

:)

1 / 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