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
Powered by LOFTER

[周泽楷]Kidnapping

*ooc。


1.

你趴在高楼的水泥地上,安静地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偶尔有几只灰黑色的鸟在头顶大叫着飞而过。
天色有些阴,一场大雨即将到来,你却满不在乎。
眼睛透过瞄准镜死死盯着空无一人的大楼,食指勾着扳机,随时准备爆掉那个倒霉蛋的头。
耳机突然传来刺耳的电流声,夹杂着男人女人惊恐的尖叫声。
血流冲进大脑,瞳孔骤然收缩,手指刚刚伸到耳后想要把装着定位器的耳机丢掉,杂音却突然消失,换成一个低低的男声。
“找到你了。”
炸弹在身边呼啸而过,你惊恐地瞪大双眼,轰的一声响起,脚下的楼塌掉了一半,一瞬间所有声音都消失了。伸手摸向黏腻的侧脸,摸了一手刺眼的红色。
似乎有一群小蚂蚁在啃咬你的大脑,头疼欲裂。双膝一软径直跪趴,脸贴上坑洼的地面,视野也开始模糊。
大雨还是下了起来,冰凉的水滴打在你的脸上。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你看到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半蹲在面前,脸上带着温柔到有些扭曲的笑意,尽管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你还是循着他嗡动的唇读出了那句令你毛骨悚然的话。
你·逃·不·掉·了。


2.

疼,浑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在喊疼。
蹙眉睁开酸疼的双眼,白花花的灯光毫无防备地扎进了视网膜。
强忍着眼角的灼痛感,试图直起身子观察周围的环境,却被人按住。
“需要休息。”和当时耳机里如出一辙的声音响了起来。
低头看向自己被拷起来的双手,自嘲地笑笑,哑着嗓子道。
“何必呢。”
反正最后都要死。
身旁的人动作停了一瞬,一声不吭地把你托了起来,还贴心的在你身后放了一个软绵绵的垫子。
原来有人即使只露一双眼睛,也可以斩钉截铁的肯定,他长得很好看。
你愣了一愣,男人把挡了大半张脸的口罩拉至下巴,伸手倒了杯水,棱角分明的侧脸让你有点熟悉的感觉。
他看了玻璃杯中的水半晌,突然昂头灌进自己口中,转头掐住你的下巴,喂了过去。你被掐住颌骨动弹不得,只能用舌头推拒他强硬的进攻。
有些暧昧不明的记忆一闪而逝。
“咳...哈啊...”他终于舍得放开你,看着你没来得及吞咽下去的水珠顺着白皙的脖颈滚进隐秘的部分,眸色一沉,喉结上下滚动,咽下含在口中的白开水。
“咳...咳咳...是...你?”压下气管传来的瘙痒感,挤出几个字来
他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周泽楷。”


3.
暧昧不明的灯光,醉人的酒精和一张帅气的灯光。
一切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下半身的黏腻感让你早早的醒了过来,揉了揉酸疼的后腰,歪头看了看身边还在沉睡的人清隽的脸。
草草处理一下身上欢//爱后留下的痕迹,抓起床头柜上的笔在他肌肉线条紧绷的小腹上写了句话,顺便轻轻亲了一下沉睡在黑色草丛中的庞然大物。
周泽楷起来的时候你早就无影无踪,单手撩起被汗水浸湿的短发,起身打算冲个凉,却在浴室巨大的落地镜里看见了用记号笔写下的四个大字,和那活儿上浅淡的口红印。
“多谢款待”。
还是和以前一样恶劣。他冷眼看着身上的痕迹,这样想到。


4.
“周泽楷?”你错愕地瞪大了双眼:“...小周?”
“嗯。”他带着薄茧的手掌轻轻摩挲着你的指尖,解开困住你双手的手铐。
轻轻活动下麻木的手腕,勾上了他的脖颈:“我说那天怎么那么熟悉,原来...”贴近他的脸:“是你呀。”
周泽楷擒住你的唇,把两人间的那点距离彻底消灭。
你搂在他后颈的手转为刀,刚要劈下去却被死死攥住,疼痛感迫使你倒抽了口凉气,反倒是更加方便了人的进攻。
他轻嘬了下你红肿的唇,终于舍得放开:“想跑?”
温柔帅气的笑容和深邃到没有焦点的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被盯得后背一阵阵发冷,胳膊上凸起了小小的疙瘩。
“不然呢?等死吗?”硬着头皮想从他怀里退开,却被有力的双臂牢牢锁住动弹不得。
“我...不会伤害你。”周泽楷歪头,脸上浮起了诡异的红晕,手指不安分地钻进衣服下摆,抚摸着滑嫩的肌肤:“我爱你。请...不要离开我。”


5.
雨点砸在伤痕累累的身上,刺骨的寒意让周泽楷不由得把身子缩得更紧,被雨水冲刷掉血迹顺着水流流出了小巷。
...救救我。
“...你还好吗?”模糊的视野里映出了小小的你的影子。
你简单检查了一下卧倒在血泊中的少年的身体,确认没有什么大问题,眯眼思考了一会儿,伸手扶起他来,把人带回了自己家。
“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周泽楷不肯说话,忍着身体的疼痛蜷缩在床角。
自顾自地清洗沾了鲜红的毛巾:“放心。我要是想动你,你早就死了。”
“你是...谁?”嘶哑的声音听得你嗓子都不舒服了起来,倒了杯水递到他眼前,却被对方不领情地打掉。
你也不生气,径自坐在床沿,强硬地掐住周泽楷的下巴,把那张已经去掉污秽,十分清秀的脸抬了起来。
“要不要跟着我,然后活下去?”
他错愕地抬头。
灰黑色的世界以你的浅笑为中心,迅速染上了颜色。
“我叫...周泽楷。”


6.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你发现周泽楷虽然聪明话少,但是相当黏人。

经常一声不吭地跟在你身后,时不时还愿意抱住你的腰,在你的颈间来回磨蹭。
动作小心翼翼又带着些讨好,没有越界,你也就由他去了。
周泽楷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都十分平稳的手指,颤抖着拿起餐桌上的小纸条。
简简单单的一句道别的话。
不要...不要丢下我...
好不容易沾上色彩的世界重新开始褪色。
他听见了自己心底某个东西坍塌的声音。
缓慢,却郑重。
清亮的眼神失去了焦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抓起你留给他的枪械。
是不是我还不够好?
是不是我变强了,你就能回来了?
一定是这样。
寂静的房间被低哑却癫狂的笑声填满。
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只能亲自动手把你抓回来了。
我爱你呀。


7.
一个好不容易接触到了光的人,怎么可能舍得放弃唯一的救赎?


8.

他用力抓住你阻挡着他动作的手。
“为什么拒绝我?”黑沉的眼睛死死盯着你,深沉到你从他眼中连自己的倒影都找不到。
“我爱你呀...”
“可我不爱你。”冷淡又干脆的声音给他判下了死刑。
笑容消失了一瞬,却有令你不安的弧度重新爬了上来。
周泽楷的眼底沾染上了走投无路的疯狂:“没关系...我会让爱上我。”
你的不安正在渐渐扩大。


9.
会死吗。
你蜷缩在角落。
会死吧。
除了三餐和水会定时送来以维持你的生命以外,周泽楷把你关进了一个没有任何活物,只有无尽的黑暗的地方,你连对时间的感觉都已经失去。只剩下漫长的煎熬和痛苦。
我还活着吗?
孤独感紧紧包裹住你,你几乎快要窒息。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无论是谁...只要说一句话也好...
眼中的光亮渐渐消失。
...光,是光。
周泽楷的脸从门后出现,你竟然觉得喜悦。
还好...我还活着
身体不由自主地凑近那个带给你“救赎”的人,不知从何而来的依赖感操控着你,想要全身心的去靠近他。


10.
周泽楷低垂着眼睑,看着像是得了皮肤饥渴症一样赖在他身上的你,露出了一个诱人又危险的笑容。
This is a kidnapping.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25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