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
Powered by LOFTER

Y

chapter5

头疼地看着自己脖子上明显的咬痕,眉头打了个死结。

喻文州下口该死的用力,尖牙深深嵌进肌肤里,缝隙里透着肉眼可见的青紫。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关键是这大夏天的不尴不尬的位置得拿什么才能遮得住?

反复比量着创可贴大小,最后在一遍遍响起的铃声下烦躁了起来,干脆胡乱缠了截绷带,七扭八歪地也不知道在糊弄谁。

指腹轻轻抚摸着镜中自己略显陌生的脸颊,那点儿跋扈宛如一张面具被剥了个干净,落下的眉尾沁出些寂寥。

你又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不清楚喻文州是什么意思,只不过是这似是而非的“喜欢”来得太迟。

迟到在漫长的九年中,你已经习惯钝刀一下下剐在心窝上无法解脱的痛楚,忘却自己是否还喜欢着他。

何况现在你有了叶修。

深爱着你的叶修。

反反复复摩挲着锁骨上的花纹,情绪满满哽在喉咙中,只觉着早就麻木的心口又一次不可遏制地酸涩了起来。

你没穿鞋,脚趾毫无阻隔地落在瓷砖上,透着森森寒意,顺着骨缝猛地蹿了上来,小腹像是卡车碾过般绞痛起来。

感觉着腿间熟悉的冰凉黏腻,一时间哭笑不得。某位“亲戚”倒是准时准点儿的来看望你了。

虽说痛经已经是个老毛病,但是身体习惯了,脸上却是遮不住的,薄薄的面皮泛起些病态的青白,显眼的很。

从高中毕业逃去国外再到回来,算算也有六年的时间了。然而你与喻文州积累下来的默契却不是这点时间就能轻易抹杀的。

他几乎是在见到你难看的脸色时就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把你塞进被窝,灌暖水袋,冲红糖姜茶,动作一气呵成,业务熟练没有半点停滞。

...就好像,那些隔阂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甜腻到让人牙疼的红糖不能完全遮住那些辛辣,割过喉咙时依旧有些烧灼的疼,胃袋是暖了起来,细碎的却姜末像是堵在了心底,说不出来的难受。

喻文州是抱着什么心态不停丢掉过期的冲剂,再去买些新的等着下一次保质期的到来?

如果...如果你就真的打定主意不回来了呢?他会不会一直等下去?

像是被这个想法烫了一下,捏着玻璃杯的手有些颤抖。

他是喻文州,冷静又睿智。不可能做出这么疯狂的选择。

这种连自己都骗不过的话,与其说是分析,倒不如说是一种虚伪的自我安慰。

喻文州蹙了眉,你的脸色难看到有些不太对劲,指尖试探性地附上了你的脸庞。

他的手很凉,冻的你本就攥不住的杯子径直落在了地上,飞溅起的玻璃碴子在男人的脚踝上落下一道口子,血液和黑红色的姜汁混在一起,颇有些触目惊心。

“对不起...文州...对不起...”你抱住了他的腰,眼泪就这么下来了。

对不起,我从没考虑过你的感受。

拍着你后背的动作温柔又糅杂着些茫然。

他精明归精明,却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也不是掐指一算就能猜出前因后果的大仙,不知道你兜兜转转想了些什么,只觉得你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摔坏杯子而道歉,纵容你很是不雅的把鼻涕眼泪糊在他干净清爽的外套上。

那横在两人之间巨大的沟壑,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tbc

评论 ( 3 )
热度 ( 9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