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
Powered by LOFTER

Y

chapter6

面无表情地盯着靠在一起的两个人,过于狎昵的姿态晃得他眼睛生疼,脚却像是扎了根一般被黏在地板上。

揉了揉眉心,神色间翻涌而上的暴戾被强行按了下来。

一开始叶修是压根儿不知道有喻文州这么个人的。然而那天之后不用刻意去查都能轻而易举地猜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任何事只要与他相关,你就会失去冷静。

换一种说法,喻文州可以轻而易举地牵动你的情绪。

他不行。

说是两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其实叶修早就落后了一步。因为他没来得及参与的你的前半生,却被喻文州盖下了一个无法被抹去的烙印。

撑着额头,不自觉地笑出了声,声带轻微地震动牵出一种说不出的撩人。

然而他的手中也同样握着并不输给喻文州的筹码。

比如你最狼狈的那六年陪着你的人是他。

跨过一地的狼藉,有些嚣张地把搂着你的喻文州挤到一边,接替了他的动作。

你本就被痛经牵连的有些胃肠不适,被这毫不留力的一下勒得差点吐出来:“撒手撒手撒手,老叶我的腰要被你勒断了...”

下垂眼弯出一个略显轻佻的弧度,两个人的手指纠缠在一起,掰都掰不开。

比如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牵着你的手。

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你的脑袋,毫无章法的动作莫名让你想到了那个怒搓狗头的表情包。

把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出去,你一头扎进他怀中,并不掩饰对男人的依赖。

一时不察便被隔开的喻文州眉眼划过一抹暗色,带着南方人特有的润泽感的脸部线条绷出片冷冽。

喻文州是了解叶修这个人,准确来说,很少有人会不知道叶家这对儿双子。

比起叶老赞不绝口的精明能干的老二,喻文州更加忌惮老先生口中“不成器”的大儿子。

说是不成器,语气里还是带了些老人家自个儿都察觉不到的亲昵。

喻文州极其擅长稳准狠地咬下旁人身上一大块肉,还要被人感恩戴德。独独到了叶修这里,无论是生意还是...总讨不到半分好处,二人只能堪堪打成个平手。

一时不察拈着的玻璃碴子脱手而出,锋锐的棱角在指尖划出片血色。

你掀了被子就要下地看他。

地板上还铺着七零八落还没收拾干净的碎片,叶修没来得及伸手,就见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握住了你的脚踝。

搭在肌肤上的指节干净有力,掌肉瘦削,腻着些冷汗,清隽的眉拧到了一起,指尖还因着心有余悸而微微发抖。

你讪讪地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嗫喏着唇道:“我挑的落脚点没有玻璃...”

也不知道这话刺激到两个男人哪根神经了,连坐在边儿上的叶修脸色都跟着黑了下来,你被吓得直接噤了声,安静如鸡。

落在掌心中的脚掌白皙到透明,淡青色的血管蛛网似得蔓延开来,透过肌肤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脚要是踩了下去...

被喻文州按回了被窝,本以为会挨顿骂的你意料之外地只等来了简单的一句:“别乱动了,好好休息。”

他又怎么可能舍得苛责你。

鹌鹑似得缩回了被窝,突然想起了些什么,翻身起来攥住了男人结实的小臂。

“你没事儿吧?”


tbc

评论
热度 ( 9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