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
Powered by LOFTER

Y

chapter7

“...什么?”

本来都打算走了的喻文州被这一下拽了个趔趄,哭笑不得地倒回床上。

你却一脸认真地翻过他的手来,抽了张手纸擦掉指腹上斑斑点点的血迹:“我说你的伤口。”

他愣了愣,心底不由自主的泛起些旖旎,面上却是没什么显示。盯了眼神色阴翳的叶修,一声无碍在唇边滚了一轮,到底是咽了下去,换成句带点撒娇意味的:“有点疼。”

你的心几乎是立刻就柔软了起来,在他刻意放软的声音中化成了一摊水。恍恍惚惚间似乎看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软萌的小文州。

好在床头柜里还备着些应急物品,动作极尽温柔的上了药裹了创可贴,絮絮叨叨嘟囔了一堆注意事项。

被你拖住的男人并不嫌烦,反倒享受极了,指腹剐蹭过你的脸颊,本就漆黑的眸子中最后一点光亮也彻底湮灭

开窍之后便没少做过那些旖旎的梦,总是梦见身下的人似乎被欺负狠了,平日里一双顾盼生辉的眸子里蓄了层氤氲的水汽,眼底眉梢尽是靡丽之色,似嗔非嗔横过来的一眼,看似凶恶实则妩媚的紧。

饶是喻文州这样自诩自制力不错的人,每每梦醒也只得捏着鼻子认命的冲个冷水澡。

所有肮脏的欲念被无限放大,赤裸裸的摊开摆在他面前。

讽刺他的贪得无厌,嘲笑他的欲盖弥彰。

喻文州一直都是清楚自己的心思的,正因为过于的心知肚明,所以更加克制。

他并不在意旁人对自己恶意的揣测,却不希望爱人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姐弟”这个身份像是座跨不过去的沟壑,硬生生按下了他的那点妄念。

而没有等到回复的你则是白了一张脸,下意识的以为他是厌恶这种背德的喜欢,所以逃之夭夭,不想听他解释。

从一开始你们就步入了奇怪的误区。

从没试图问过彼此的想法,兀自把臆测作为结论。

捏着镊子的手僵在半空,在他滚烫到几乎把你一并点燃的目光中不自在起来。

金属跌落在托盘中发出声闷响,晕着淡红的酒精棉在地面上咕噜了一圈,滚上些泛黑的姜汁。

猝不及防被叶修扛起来的你肚子磕在他坚硬的肩膀,硌得胃袋中的酸水不安分起来。有些难受地擂了他后背一拳,却因着血液全数冲上大脑而没有力气,动作软绵绵的。

“你放我下来!”


一个奇怪的外链。


“半夜起来忘了地上有玻璃碴子踩上去怎么办?”把你向上掂了掂,防止人滑出去:“你又不喜欢穿拖鞋。”

“...那你也不能...不能...”

“不能什么?”撩起眼皮乜了喻文州一眼:“难不成你想住在他那儿?”

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东西,你被噎住了。

叶修漫不经心地眯起眼,无视掉神色冷厉的男人,迈开两条长腿往出走。

暂时敛起攻击性的巨蟒左不过是在打量自己的猎物,计算何时能将其拆吃入腹罢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9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