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
Powered by LOFTER

[李轩]X幻想

*ABO,大概...算是双A,没三观,ooc,私设多,有强迫行为。

*标题就...恩...不可言喻。


Ⅰ.暴君

这世上所有的暴君都借着爱的名义施暴,但这都不是爱。

        ——《但丁密码》


前两日离开x市谈几单生意的二人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下属说虚空东边那块地硬是叫一个籍籍无名之辈连骨带血撕掉大半给囫囵吞下去。

要知道东边那个繁华程度,就是丢了两间铺子都得难受个十天半个月的,更别提被剐去二分之一。早知会被人钻了这么大的空子,还不如舍弃那个眼馋许久的单子。

指腹蹭过账簿上让人肉疼的数字,探不出深浅的眸底泄出几分冷意。

音乐应该是开到了最大的,震得李轩隐约有些耳鸣。男男女女混在舞池里扭动自己的身体,白日里所有压抑的疯狂尽数释放。

虽说原来是自己手底下的铺子,但因嫌弃闹腾又忙得脚不沾地反而一次没来过。

你蜷在一隅对着他举杯微笑,似乎并不奇怪他是如何找到你的。

这美人儿举手投足皆是艳冶,一颦一笑风情入骨,轻而易举便能撩拨起人类最低劣的欲望。别说omega,怕是只要开口,都会有一大帮子的alpha心甘情愿把小命儿双手奉上。

只不过一身子干净透彻的白也压不住你骨子里透出的凶煞气。若用花做形容,也应是株嗜血的甲子桃。

美则美矣,奈何有毒。

“姑娘这么急的吃相,也不怕消化不良。”

在酒保询问的目光下要了杯Manhattan,豪不掩饰自己的来意。

“我这初来乍到只不过给轩哥策爷礼貌性地打个招呼,不然整个东边都被我如此轻而易举地盘下来了,二位前辈的面子岂不是很过不去?”

一把烟酒熏出低哑温软的嗓音,吐出的话虽说狂妄实质上却只有三分轻佻,余下七分尽是淡漠。

“口气不小。”

李轩弯了唇角。

微挑的眼尾拉得愈发狭长,勾着点似是戏谑又似是笑意的东西,本略显寡淡清润的面容蒙上一层别样的锋锐,悄无声息露出淬了毒的獠牙。

他改主意了。

“这儿不方便说话。”略显苦恼地点点自己嗡嗡作响的耳朵:“不请我进去坐坐?”

即便背对着这人关门也暗自提起了防备,几乎是在破空声划过的同时便回身抬腿横扫出去。

哪知他速度更快,一把擒住你的脚踝,邦的一声闷响,骤然失去平衡被李轩抵在门板上。双拳也被他单手结结实实锁住,动弹不得。


假车一辆,打卡上车。


评论 ( 10 )
热度 ( 16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