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
Powered by LOFTER

恃宠而骄

chapter0

你本来以为没有什么比孙哲平一声不响的离开带给你的打击大,其实是有的。

如今已经比你高出半个头的小孩儿低低喟叹一声,把你的脑袋扣在怀中。

“别哭。”

“...什么?”你有些茫然,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却是沾了一手的冰凉黏腻。

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不曾想这两个人带给你的阴霾比想象中的要顽固得多。

像是一颗早已被蛀空的臼齿,分明清楚长痛不如短痛的,却始终狠不下心来将其彻底拔除,只得任由其直直杵在哪儿,一碰便是钻心的疼。

与你擦身而过的孙哲平突然转过头,他的眉眼本就生得强势,不笑的时候尤其带着一股子煞气。只是站在哪儿便无端端升起些让人胆寒的暴戾。

抱臂冷眼乜着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孙哲平却出乎意料的平静。

在选择不告而别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面对这个场景的准备。

这是他需要付出的代价。

转个头发现自己的外援不见了回来找人的叶修戏谑地看着他阴鸷的神色:“后悔了?”

“没有。”

声音端的是骨子里透出来的狷狂。

他从来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那种东西毫无意义且只会徒增烦恼。

想要的,靠能力抢过来便是。

视线略微偏了一偏,落在角落里不起眼的红色上。缓缓敲击着手臂的动作停了一瞬,节奏瞬间被打乱。

孙哲平一时间找不到语言来形容张佳乐的眼神。到也不是文学造诣不行,而是他的神色太过于奇怪。

张佳乐生得极为好看,剑眉薄唇桃花眼,眼角眉梢间隐隐镌刻着些戾气与坚韧,硬是生生削掉面皮里的阴柔,只留下些属于男性的强势。

若是用花来形容,也定是嗜血炽烈的罂粟。

此时这强势里糅杂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复杂的紧。

邹远比你高出许多,仗着身高优势把你护在怀里,几人神色尽收眼中,目光逐渐冰凉了下来。

他十分尊重甚至是感激两位前辈的赏识,但是扛着百花陪着他一步步撑到今天的人,却是你。

张佳乐前辈退役后的第二天,你的眼皮还没消肿,乌青的眼眶看着格外滑稽。

他却笑不出来。

和“繁花血景”锋芒毕露的强势不同,你的强大是不显山不露水的。

若说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是无往不利的利刃,镜花水月便是算无遗策的操盘手,悄无声息地扣住对手的命门。

不动如山,侵略如火。

所以基本是当天,你便收到不少转会邀请,邹远心里明镜似的,却也没开口挽留的意思。

你为百花做的已经够多了,没人有资格强迫你留下来。

你颇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小孩儿紧张的模样,只得在他面前把所有邀请邮件斩钉截铁的一一回绝。

“在你们能够强大且成长到独自面对一切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百花的。”

即便是被说成繁花血景附庸品的你也从未露出堪称暴戾的神色。

然而让你如此愤怒仅仅只是因为心态爆炸的粉丝赌气似得把他送进了全明星。

不夸张,那一刻他觉得你掰折了百花缭乱的心思都有了。

对于邹远来说,这并不是所谓的殊荣,而是一种羞辱和无可奈何。

最后是本该恼怒的男孩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安抚下来。

瞄了眼依旧气急败坏打百花缭乱主意的你,却是只觉得心安。

这次他想要保护好那个心甘情愿陪他负重前行,为他真心实意着急愤怒的人。



tbc

小远不是炮灰,他并不喜欢姑娘。

就像最后说的,他只是想要保护好那个心甘情愿陪他负重前行,为他真心实意着急愤怒的人。


评论 ( 15 )
热度 ( 170 )
TOP